重要公告:
现代生活,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 正文

宜居宜养,在一品原乡享受不一样的旅居生活
2020-07-10 12:32:16

  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原乡”始终是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归属。

  所谓原乡,原初之乡,本原之乡,是人们时刻追寻的完美家园:既是现实生活中的家园,也是精神上的归依。“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一字“还”流露出中国人时刻回归家园的愿望。

  在高楼拔地而起的钢筋森林里,多少人期盼着回归原乡:外可以赏山水、耕田园,内可以憩庭院、享天伦。放眼国内旅居市场,堪称“原乡”的项目,少之又少,正是基于此,荣盛康旅“一品原乡”应运而生。

  一品原乡,通过打造“回得去的田园”,传承中国耕读文化,让都市人在原乡里,享受田园生活的乐趣,满足文人雅士、新贵阶层“返儿时之趣乐、回自然之境地,遣乡愁、归初心,筑童趣乡野之桃源,造农耕自然之生活”的梦想。

  在一品原乡,当代人们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和对完美家园的想象得以满足:远眺山色空濛、近看碧波浩渺;院外草木葱茂、院内流水潺潺;朝渔晚虾,黄发垂髫,怡然自得。合院是家,“爰居爰处,爰笑爰语”,可享天伦之乐;院内有园,“柳暗长廊合,花深小院开”,可成一方天地;院外有景,“山烟涵树色,江水映霞晖”,可窥自然之妙。

  原乡:桃花源里人家

  “陶云爱吾庐,吾亦爱吾屋”,大诗人白居易毫不掩饰自己对住处的热爱。

  在白居易、陶渊明眼里,他们寻到了完美家园。何为完美家园?或许每个人的自己的理解与标准,但总有一条是亘古不变的:最合于居住者的心意,方能称为完美家园。居住者心意包含两层:一是各个时代人们具体的安居需求,二是长期流衍而成的民族文化心理。

  从时代安居需求来看。当代社会,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中产阶层和高净值家庭越来越多,人们重新萌生追寻完美家园的初心。即使是在疫情的影响下,人们也不减对美好生活的热情与向往。今年五一期间,全国交通累计发送旅客7878.6万人次,荣盛康旅各个度假区的几乎都是爆满状态。

  不管是偶尔度假还是长期旅居自住,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选择高端、低密、健康、舒适的优质产品,这也正是目前市场最稀缺的。

  此前,为了满足人们对高品质度假、自住产品的需要,已有部分开发商在尝试和创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突破别墅形态制约的中式合院产品。但随着人们对美好家园的认知标准的不断提高,目前市场上常见的传统合院产品已不能满足需求。

  目前常见的合院产品,要么总价高,要么土地利用率低,要么私密性弱,无法完全满足高品质人群对美好田园生活的想象与需求。

  作为一品原乡理念的初探产品,荣盛康旅着力打造了七彩合院。七彩合院是荣盛康旅根据多年来的康旅开发和运营经验,由国内外一流的规划设计师,全面调研了解了国人对完美家园的需求的基础上,创新性推出的合院升级产品,代表和合院产品的新高度,也最大限度契合了当今时代人们的安居需求。

  不论在何时代,“院”都是中国人现实生活中的完美家园,如今,也不例外。沿着唐诗宋词、笔墨丹青回溯历史,我们可以窥见,古代文人雅士的生活美学,都离不开山水如画,庭院深深。

  无论是王维的“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还是杜甫的“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无论是晏殊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还是李清照的“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无论是陆游的“昼永蝉声庭院,人倦懒摇团扇”,还是苏轼的“深深庭院清明过,桃李初红破”,人们的诗意情怀与无限慨叹,都寄予在山水、庭院之中。

  如此,一品原乡自将备受青睐:“远闹市而通达,择山田而谧秀,处郊野而华雅”。择址山、海、湖、林、田,自然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既远离喧嚣和繁华的都市,又不失交通便利。“仙路迷人应有术,桃源不必在深山”,虽然处在郊野,自有风华物趣。在一品原乡,传统建筑进行了现代化的改进,以最大化满足当代人居住需求。中国传统院落文化精髓,在重拾童趣、纾解乡愁、回归初心的纬度内,实现了深刻传承,“庭院深沉绝俗埃”。

  山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中国人自古以来惯于寄情山水。

  从先秦孔子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到唐朝刘禹锡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水对于中国文人,是内心世界的审美外化,也是完美家园的无限延伸。

  尤其在当今快节奏的城镇化进程中,山水田园成了更吸引人、更稀缺的资源。“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回到山水的怀抱,呼吸自然的气息,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奢望。

  杜甫曾在《绝句二首》中描绘了一派住所外的无边美景:“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杜甫所居,在成都草堂浣花溪一带,住所绝非豪华,相反,还有些贫寒,但坐拥户外明净绚丽的春景,胜过无数金银堆砌而成的深宫大殿。

  对一处居所来说,山水田园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尽藏”,是住宅和生活的肆意延展。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荣盛一品原乡选址也将浑然天成的美景,作为落地的重中之重。

  在一品原乡,不仅有“春发百卉,新绿碧翠;夏风幽凉,草木葱茂”的春夏盛景,更不乏“秋有累果,尽染层林;冬雪缀松,冰挂檐帘”的秋冬画境:落叶满地的秋色与秋水相连,水面上升起了薄雾,略点着些寒意,雾霭渐浓,渐渐吞没了果树。远处的山倒映在金色的斜阳中,水天相接。那景色极美,令人难以忘怀,浑如范仲淹《苏幕遮》里所说的“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

  人在山水田园之中,浑然如画中一景;山水田园在人心中,更生出无限的生活意趣。在山水间,可以任意徜徉,可以随波泛舟,可以日暮垂钓,可以晨起采露,甚至可以“仰椅观云,凭栏眺景;径亭闲读,栅台舒卷;弦歌雅韵,曲水流觞;举杯邀月,把臂就筹”,“粘蝉网蜒,滚环斗拐,荡千捉迷,其趣浓浓”,怡然自得,快意无双。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王维《山居秋暝》

  在某个初秋时节,隐居在辋川别业的王维看到雨后初晴的山居风光,写下了这首千古传唱的诗歌。有了空山雨后的秋凉,松间皎皎的明月,石上流淌的清泉,有竹林深处浣女的喧笑,有荷花中往来穿梭的渔船,一山一水,一动一静,田园生活的美妙体现得淋漓尽致。

  寄情山水,更可将山水浓缩至住所之内。一品原乡的山水之美不仅仅在于自然山水,其住宅园林的打造也深谙叠山理水之道。

  作为中式传统园林营造最灵活、最基本的手法,叠山理水需遵循自然之道、地形之势,基于自然、再现自然,又高于自然,在一方小天地中,营造出山中流水的大起大落之美。

  经过精细打理,一品原乡居所,随处可见“飞瀑镜潭,流水潺潺”,“奇石异树,芳草萋萋,曲径栏桥,百花斗艳”,移步换景,山水交横,相映成趣,完美践行了古代山水画赏析标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

  庭院:悦目栖心,陶情冶性

  中国人讲究“无院不成居”。东晋名士陶渊明在《归园田居》写道“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正是中国士大夫阶层渴望院落生活的真实写照。

  无论是白居易的“动摇风景丽,覆盖庭院深”,还是苏轼的“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亦或是晏殊的“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四季昼夜、喜怒哀乐,各有不同,无不寄托着中国人对庭院生活的深深向往。

  荣盛一品原乡,正是将人们对于院落生活的美好向往,进行了完美诠释,并将核心理念归旨于“宜居宜养”:不仅住宅惬意雅致,居住体验同样熨帖,所见、所闻、所感皆能够陶冶情操、修身养性。

  《诗经》中说“爰居爰处,爰笑爰语”,这是住所带给人的最基本生活享受。一品原乡更为注重一家一户、一院一宅的内联围合,大门里、院墙内,天伦之乐在庭院中尽情弥漫。中国文化整体有内敛属性,影响最深远的儒家思想所提倡的“内圣外王”便是期望,人向内能够求得圣道,外能掌握王术,一内一外,能放能收,才是君子的至高境界。“向内求诸己”是每个人的必修课。这种内敛自然而然地映射在筑居文化之中。

  “重墙绕院更重门”,宋朝词人张先的这句话精准呈现了院子的围合空间,重墙重门之内,家庭不仅尽享私密空间的生活情趣,主人更能“绝俗埃”地修养身心以一品原乡的七彩合院为例,项目延续了传统院子的独门独院、墙围院、院合房的设计,符合中国人安全、私密的居住需求习惯,气象雍容,居者心安。

  合院里与世俗相隔,无种种烦扰,“晨幕闻鸟,午习凉风,暮浴夕阳,夜观星穹”,目之所及,秦桑低绿枝,夕阳薰细草,朝看云海苍茫,夜观河汉清浅;耳朵所听,没有现代车辆鸣笛、工业杂声之扰,只有鸟鸣幽幽,松涛阵阵,或者远处孩童的嬉戏和至交好友的谈笑。

  “朝鱼晚虾,春苗秋果,聚家渔猎,其乐融融”,一品原乡更是从功能、形态、空间三方面出发,将居住伦理、亲情观点融入合院语言,将东方居住追求的内敛型、私密性与西方注重的空间开放性、功能性规划相结合,以庭院为核心空间,切合传统家庭大宅的营造法则,让庭院与建筑相融,与生活相融,营造出庭院深深的传统意境和现代生活特点。

  民国著名文人林语堂说“宅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月,不亦快哉”。“快哉”两个字概括了原乡生活的乐趣。这也是一品原乡所期望给住户带来的生活享受:“游居其中,忧如诗仙宿山寺,靖节现桃源。”

  一品原乡带来的悠然生活,并不是纯粹地让人沉湎其中、不思进取,其实更是为了像我们的先贤们一样,张弛有度,不仅能够获得更好的生命体验,也能够更加快乐自在地在出世入世之间切换,各得所宜。

  “悦目栖心,陶情冶性”,最终“宜居宜养”,这也是一品原乡的初心所在。

【编辑:苑菁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