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现代生活,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 正文

“母亲河”开启保护发展新篇章
2020-10-27 15:19:45

  【“十三五”,这5年】“母亲河”开启保护发展新篇章

  黄河,从青藏高原发源,流经9个省区奔腾入海,哺育着中华民族,孕育了中华文明。黄河流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重要的经济地带和打赢脱贫攻坚的重要区域,“十三五”期间,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母亲河开启发展新篇章。

  保护黄河是千秋大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黄河治理保护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党的十八大以来,黄河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和百姓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

  2020年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会议要求,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系统治理、源头治理,改善黄河流域生态环境,优化水资源配置,促进全流域高质量发展,改善人民群众生活,保护传承弘扬黄河文化,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黄河是中国的第二条大河,是我国北方主要的水资源,是北方大部分地区的生命线,两岸城市依托黄河发展,黄河流域的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对北方地区至关重要。”中国区域科学学会理事长肖金成说。

  宁夏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段庆林研究员表示,黄河流域各省份积极抓住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的机遇,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放在突出地位,高度重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源头治理,纷纷谋划本省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十三五”期间,黄河流域在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方面已取得初步成效。

  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黄河流域陕西段是黄河流域之“芯”,省内黄河流域输沙量占到黄河流域总输沙量的60%以上。2020年4月,陕西省林业局发布数据,榆林市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93.24%。陕西省气象局卫星资料分析表明,以陕北为核心的黄土高原成为全国连片增绿幅度最大的地区。

  治理黄河,重在保护,要在治理。“十三五”期间特别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召开以来,沿黄各省区扎实推进生态环境保护,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黄河流域高度重视大山大河的综合治理,打造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体,经过实施西北防护林、退耕还林还草、封山禁牧、植树造林、水土流失治理、沙漠治理等工程,目前黄河流域森林覆盖率显著提高,绿色植被逐步恢复,黄河泥沙有所减少。要继续优化水资源配置,积极促进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协同建设。”段庆林表示。

  在上游,作为黄河的源头区和干流区,青海扎实做好黄河源头及干流的水生态、水环境、水土保持、水源涵养等水保护与治理重点工作。近年来,青海黄河流域生态环境持续向好,出省干流断面水质连续12年保持优良,沿黄水安全体系逐步健全。

  在中游,山西坚持把水土保持放在重要位置,大力实施塬面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林草植被治理、淤地坝建设等工程,向黄河的年输沙量由上世纪末的1.2亿吨减少到1700万吨,蓄水保土能力明显增强。

  在下游,河南在黄河流域率先建立“河长+检察长”保护河湖生态环境新模式,实施水污染综合治理工程,18个国考断面中有16个达到或优于Ⅲ类水质。三门峡累计投入77万人次、1.89亿元开展矿山治理修复。

  肖金成认为,目前黄河生态治理正在进入关键时期。必须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完善水沙调控机制,解决九龙治水、分头管理问题,实施河道和滩区综合提升治理工程,减缓黄河下游淤积,确保黄河沿岸安全。

  段庆林表示,黄河从上游青海龙羊峡到河南桃花峪的流域面积占黄河区总面积的80%以上,必须高度重视黄河中上游的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罗来军认为,要全面考虑黄河河面、河里、河床,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的生态环境建设和保护问题,从防治水污染到治理水土流失,从黄河水体本身到与之相联系的山水林田湖草沙,注重生态建设和保护的整体性和全局观,确保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可持续发展。

  让黄河水发挥最大效益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宁夏段约占黄河全长的十四分之一,全长397公里,造就了“塞上江南”。作为唯一全境属于黄河流域的自治区,宁夏90%的水资源来自黄河,78%的人喝的是黄河水,60%的耕地用黄河水浇灌。今日的宁夏,正在为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奋勇前行。

  “宁夏在黄河流域中上游的绿色发展中具有较为典型的示范效应,积极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段庆林认为,宁夏必须在“先行”上下功夫,准确把握宁夏的生态定位和生态使命,打造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体,积极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大力推进电子信息、新型材料、绿色食品、清洁能源、葡萄酒、枸杞、文化旅游等重点产业发展。

  不只是宁夏,对于黄河流域来说,生态保护是先手棋,高质量发展是必答题。黄河水资源量就这么多,必须“有多少汤泡多少馍”,让宝贵的黄河水支撑起更加长远的发展。

  段庆林认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并非仅仅指黄河水利或者营造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也要积极构建绿色制造体系。沿黄地区是工业污染主要地区,这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难点,要继续加强循环经济、低碳经济发展,努力提高绿色设计、绿色供应链水平。

  在推动高质量发展方面,各地展开了积极探索。例如,河南实施“四水同治”战略,把高效利用水资源摆在首要位置,明确要将集约节约用水贯穿于水资源开发利用、治理配置、管理保护的全过程,推广于生产、生活、生态全方位。山西着力推进传统产业高端化绿色化智能化改造,同时加快建设全域旅游示范区,2016年至2019年,全省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23.5%。山东全力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今年上半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44.4%,“四新”经济增加值占比由2017年的21.7%提高到2019年的28%,今年占比将超过30%。

  罗来军表示,应进一步优化黄河流域产业空间布局,推动产业转型升级。遵循黄河流域上中下游的差异化发展思路,根据其地域特色和区域功能进行产业布局,结合区域特色资源,形成合理分工,集约利用土地,培育和发展现代农业产业链和新兴产业,塑造高质量品牌,打造产业多元化。

  在肖金成看来,黄河流域的山东半岛、中原和关中三大城市群将获得发展机遇。黄河上游地广人稀,生态比较脆弱,虽然很难形成规范意义上的城市群,但要重视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发展,提高城市的吸纳能力和承载能力,让这些城市聚集产业、增强实力、完善功能、扩大规模,带动周边地区发展。

  “此外,还要加强黄河流域内外部区域合作,鼓励扩大开放。”罗来军认为,应紧抓“一带一路”建设的历史发展机遇,充分利用自贸区发展优势,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形成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新格局。(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熊 丽)

【编辑:朱延静】

分享到: